分享到:

乐府诗《子夜歌·〔始欲识郎时〕》鉴赏

[南朝]民歌

    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理丝入残机,何悟不成匹!

    《子夜歌》属乐府诗《清商曲辞·吴声歌》,共四十二首,“始欲识郎时”是第七首。它以女子的口吻唱出一曲爱情的悲歌。

    全诗共四句,前两句运用直抒胸意的方法,明确表露初恋少女的心声。首句之“欲”,二句之“望”,都巧妙精细地揭示出春心初动的少女乍一看到称心如意的郎君时,想入非非的神态。她不考虑“郎”在想什么,也不顾及家庭和社会环境是否允许,一相情愿的渴求两心如一心,结成终身的伴侣,享受男欢女爱的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后两句,转换表现手法,以女抒情主人公语意双关的含蓄之词,倾诉出她初恋旋即失恋的猛然醒悟。“丝”谐“情思”之“思”;“匹”,谐“匹配”之“匹”,“理丝”,即“理思”,整理“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之情思,但她未免有点单纯,因而冒昧地“理丝入残机”,当她认真地织起布匹来时,她才猛然醒悟:那知道用这台残破的织布机是织不成布匹的。如此看来,“残机”是她失恋的关键,而这里的“残机”又暗喻着什么呢?是“郎”,还是“郎”的家庭,还是那个扼杀婚姻自由的“封建礼教”,读者可以尽情的去想象、去剖析、去挖掘,然而女主人公心中却有底,她非常明白,也非常冷静,因而,她没有哀伤,也不祈求怜悯,只平淡其词,含蓄其意,给我们留下广阔的余地,让你仔细去体味。

    这一首与第六首、第八首,当是组诗。第六首是以青年男子的口吻唱的情歌,其歌词为:“见娘喜(一作善)容眉,愿得结金兰。空织无经纬,求匹理自难。”而第八首的抒情主人公似男亦似女,可能是男女的合唱,其词为:“前丝断缠(一作成)绵,意欲结交情。春蚕易感化,丝子已复生”。这三首都是用以“丝”谐“思”的双关语,特别是第六首与第七首,前两句均为虚写,后两句都是实写,虚写是想象中的爱情满足,实写是现实中爱情的破灭,这种心理的追求和现实的尖锐冲突,具有爱情悲剧的典型意义。它跨越时代,也跨越国界,因而,会引起更广泛,更众多的共鸣,这正是其艺术生命力的根本所在。


上一篇:乐府诗《子夜歌·〔芳是香所为〕》鉴赏
本文网址:http://www.zenque.com/book/lfsjscd/13888.html
下一篇:乐府诗《子夜四时歌·〔自从别欢后〕》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