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牛希济《生查子》鉴赏

    春山烟欲收,天澹星稀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

    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牛希济

    这是一首描写离别之情的小令。

    别情是人间共有的一种感情经验,也是历来作家笔下的一个永恒主题,但是,写得如此缠绵悱恻、相素自然、标有新意,却是十分难得的。

    词的上片,作者着意在描写送行者和远行者即将分别的时间、空间和情状。“春山烟欲收,天淡星稀小”,是一天清晨的写照。笼罩在山间的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尽,天边挂着的星星由于晨曦的映照,显得越来越少越小,如果没有对大自然细心的观察和感觉,很难写出这样典型的破晓前的氛围和景象。接着写到词中人,是一对即将分手的恋人。此时此刻,他们是怎样的形象?“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在这凄苦的时刻,残月不是圆月,照在他们的脸上,他们正泪眼相看,难分难舍。“残”字运用得很好,一则照应到头两句所揭示的时空形象,即户外的清晨,月亮已经快要消失了;一则借残月不完整的形象,加重了渲染他们即将分手的悲哀情思。

    词的下片,作者着意在描写送行者和远行者离别的动态。“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他们彼此之间的叮嘱已经说了很多很多,可是分手在即,将天各一方,好像还有许多情思未尽倾吐,“回首犹重道”便形象地强化了“情未了”的心态,用远行者一步一回头、与送行者道别这一动态,揭示了他们彼此之间内心深处缠绵的情感。这是人间普遍存在的共有的一种情感,交织着惜别和思念。在写作手法上与《古诗十九首》的“行行重行行”颇为相似。李冰若在《栩庄漫记》中评说这三句,“将人人共有之情和盘托出,是为善于言情”者,十分中肯。

    全词的妙笔在煞尾两句:“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这是女子对男子的渴望,还是男子对女子的誓语,作者没有明确的界定。这里既包含了作者对有情人离别的感叹,又表达了他们之间潜在的深情和愿望。在我国古典诗词中,用绿罗裙比喻女子不乏其例,如北朝江总妻便以芳草自比:“雨过草芊芊,连云镇南陌。门前君试看,是妾罗裙色。”(《赋庭草》)这纯是白描式的自比,由芳草联想到绿罗裙。芳草处处在,无处不有,由此想到绿罗裙便很自然,又由绿罗裙移情于芳草也很自然,李冰若注意到了这个普通比喻的使用,给了高度的评价说:“词旨悱恻温厚,而造句近乎自然,岂飞卿辈所可企及?”(《栩庄漫记》)是有道理的。但更值得称道的是,词人在这十个字中,将比喻、联想、移情、通感等多种艺术手法糅合在一起,用来叙事言情,打动读者,确是一种高超的写作技巧,为历代读者所赞赏。


上一篇:牛希济《酒泉子》鉴赏
本文网址:http://www.zenque.com/book/twdcjscd/13551.html
下一篇:牛希济《生查子》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