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喉咙的故事

作者:怎缺网 发布日期:2015-5-5 16:48:49 【字号 】 浏览
    在早餐桌上,当我的主人说“早安”的时候,吐出这几个字——任何字——所需要的机械性和电的活动以及复杂的控制,都足以使宇宙飞船发动时相形见绌。主人咽下一满匙麦片粥时又发生了另外一系列准确计算好时间的事——其准确性可决定主人是生还是死。这些奇迹是由我负责的。然而,我的主人却认为我只不过是一小段连接鼻和肺、口和胃的、花园浇水用的略带红色的软管子。主人一般只在我痛疼时才意识到我的存在。让我们用一个笼统的名词,称我是主人的喉咙吧。
    难道我真的只是一段花园浇水用的软管子吗?哈!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运输系统,并附有精良的、为了挑选和搬动各种货物,比如空气、液体、固体,而设计的开关装置。
    主人钻出娘胎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一台成型机器,可以随时上岗工作。如果不是这样,他很可能在吸第一口奶时就被憋死了。就是由于我时刻警惕着,才使主人的器官功能保持正常。如果让任何事物破坏了我的时间程序,主人就会面临死亡的危险。比如让主人试着一边咽一块肉一边笑,我没有把肉送到胃里,而是让它溜进他的气管,阻塞他的呼吸。这时主人就会像心脏病发作那样虚脱。除非他能机敏地吐出那块肉,不然,主人有可能死于非命。
    我的故事太复杂了,最好还是从我的结构开始谈起。主人的颈部真是一个交通拥挤的地方,有神经、血管、脊椎和其他零碎东西,还有我的这些个管子。第一个管子是我那约13厘米长的咽部——形状有点象漏斗,宽的部分在上面——从主人的鼻子后面起直到他的喉结后面为止。再就是喉部,这是我的主要转换点,它不但指引行人车辆沿正确方向行驶,而且还是主人的说话装置的主要部件,其形状略似蝙蝠,约6毫米长,是一个由9 块软骨组成、有黏膜覆盖着、并由韧带网缚在一起的复杂小机构。喉结部分在主人的颈部向外突出。再往下是两根管子:食道和气管,食道通向胃,气管通向肺,两者直径均约25毫米。
    你要是想了解我们是如何工作的,就看看我的主人是如何吞咽食物的吧!食物经咀嚼后,主人的舌头就把食物送到口腔后面,悬雍垂——悬挂在口腔顶部后方的小红指头——向上提并帮助关闭通往鼻孔的路(不然一满匙汤也许会从主人的鼻子滴漏出来)。然后,舌头向上弓起来,推一下,食物就往下走了。
    为了防止主人每次吞咽时将食物误导进气管,我有一种特殊的机械装置,让主人摸着他的喉结一边吞咽,他会注意到喉结向上提起。这个信号使恰好座落在气管上面的一个瓣状阀门(会厌软骨)关闭,这一大口食物就安全地滑了过去,进到25厘米长的食道。由于有丰富的肌肉,食道能产生波浪式的推动动作,顺利地将食物转交给胃。
    食物并不是直接掉进主人的胃里的。要是这样,主人就可能得严重的消化不良症。主人吃东西时,我把位置在食道入胃处的阀门状肌肉一开一关,按照胃能轻松处理食物的速度,把食物传递给它。如果主人吃东西时狼吞虎咽,食物很可能堆积得过多,他就会暂时有一种轻度的令人难受的“胀满”感。有时,阀门可能变得执拗起来,让胃酸从上面漏出来攻击我的娇嫩的食道黏膜。这种情况可能引起真正的不舒服。但我的主人每天都要几百次地做各种吞咽运动,将那些食物、饮料和唾液送进胃部,而并不发生任何问题。
    我是怎么说话的呢?主人认为我的声带像小提琴的琴弦,来自肺脏的空气使它们振动。事实上,它们更近似闪闪发光的略呈白色的嘴唇,随着主人的音调的改变而一开一关,很像主人吹口哨时嘴唇的动作。在复杂肌肉系统的控制下,如果声带的皱襞张大变宽,就会产生低音;当我的主人发出高音调的声音时,皱襞就变窄成细缝。主人吞咽时,声带紧闭,这就是为什么主人在吞咽时不能说话的缘故。
    妨碍我的声带皱襞正常关闭的任何东西——息肉、肿瘤、囊肿或炎症——都能使说话变音。当主人因观看足球赛而喊哑喉咙时,他的声带皱襞已经疲劳、发炎了。拼死竞选的政治家和演唱频繁的歌唱家都会发生类似情况。我的发音装置也反映情绪,发怒能使主人说不出话来,试图发表毕业演说的中学生有时也会发生声带皱襞麻痹现象。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声道——从喉部到口唇的大约17厘米的长度——演奏起来很像一个袖珍的管风琴。一股气体从肺部通过我的声襞时,所产生的声音取决于开口的宽度,还取决于声襞边上坚硬的、纤维性的振动的声带牵拉的长度。从主人开始嘟囊到他尖叫,声带要伸展将近6毫米(受过训练的歌剧演唱家的声带能伸展将近半13毫米)。我产生的是未加工过的声音,只有部分被提炼成言语,最后还要经过嘴唇、舌头、鼻腔和上颚加以润色。
    这里还应该提一下我的设备的另一零件——扁桃体。我有4个这样的小淋巴腺,即腺样体,在主人的鼻道里,咽门处成双的扁桃体在喉咙口就能看到。它们是往往被截除的那两个。再往下是舌扁桃体,它们正常时像绿豌豆大小,但可以肿得很大。
    的确,最常做的手术除包皮环截术外,其次就是扁桃体截除术了。医生过去认为扁桃体只是进化过程中无用的剩余物,截除了不会有什么害处。今天已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截除扁桃体以后发生呼吸道问题的比截除以前还多。医生现在也一般同意单纯的扁桃体肿大不足以成为动手术的根据。
    我知道我的扁桃体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入侵的细菌陷入它们的隐窝而被抓住,血液里的吞噬细胞就像蜘蛛吃掉被粘在蛛网上的苍蝇一样吃掉这些细菌。当扁桃体感染、发炎、肿大时,这只意味着它们被压倒了。最好还是照看好这些有警惕的小卫士,使它们恢复健康而不要抛弃它们。
    打击我的病患范围很广——到诊所找医生看病的人有1/4是因为喉咙出了毛病,这不足为奇。通过空气和食物,我经常被暴露给细菌、霉菌和病毒。我的扁桃体试图消灭它们,而覆盖在我的管道上面的黏膜也在设法抓住它们并把它们扫走。这是一场永不停息的战争,每当侵略者偶而得逞,主人就喉咙痛。
    我的喉部是遭受进攻的主要靶子。至少有几十种物体刺激它,从汽车废气,烟囱里的烟尘,一直到香烟的烟,喉炎往往是它作出的反应——主人的声音因此变哑,变小,成了细语,或完全说不出话。
    咳嗽是主人所有反射中最重要的一个;它被人确切地描写为“喉咙的看家狗”。它是我对刺激物——不论是下行时走错了路的粘液、食物、饮料或香烟的烟气的主要防护者。不管引起咳嗽的原因是什么,我为了试图驱逐肇事者就逮住空气,然后再以时速200米的速度猛力把它吹出去。
    我的喉部也是癌症最喜欢攻击的对象。幸好,这种蔓延很慢的癌症是最容易发现,也最容易用钴或手术治疗的一种病症。尽管如此,如果主人喉咙发哑已两周,最好还是去找医生。
    如果癌症确实难以控制,就必须截除喉头。万一主人发生这样的麻烦,就有必要学会用新方式说话,那时他会咽下空气直到充满食道,然后有控制地以打嗝方式把空气再吐出来。舌头、嘴唇、牙齿和咽部能把这个空气柱塑造成与正常语言几乎一模一样的语言。或许,主人会选用高科技产品电子喉。要是老把这些问题搁在心中,当然令人扫兴,不过,这种事的确也不那么容易发生。
    尽管我如此复杂,但我总是做得很好,以致主人很少想到我。也许,我真的就是一段花园浇水用的软管啊!
    小贴士
    ☆ 医学史学家声称,历史上最多见的民间疗法(单方)不是用于治疗普通感冒或头痛的,而是用于治疗咽喉痛的。
    ☆ 用盐水漱口治疗咽喉疼痛是人类古老文明的智慧结晶之一,在半茶匙盐水加入一升左右的温水中混合成漱口液,的确能够缓解部分咽喉疼痛。该盐溶液通过冲洗口腔,暂时洗去了造成咽喉部不适的部分细菌、感染物质和脓液。如果在上述盐溶液中加入小苏打将更有助于稀化稠厚的粘液。严重的咽喉疼痛,可使用由过氧化氢(双氧水)和杀菌剂等量混合而成的漱口水。过氧化氢在口腔内造成充氧的环境,不利于细菌的生长繁殖。盐水漱口液只对咽喉痛或其他口腔内感染有效,对喉炎(喉部的炎症)没有任何帮助,因为漱口时漱口液最远只能到达口腔后部。
    ☆薄荷为什么会使喉咙发凉?其实薄荷并没有使你的喉咙“发凉”,它只不过是使你喉部的大多数神经发生了部分麻痹,只有那些感受凉觉的神经仍在发挥作用,因此传至大脑神经中枢的感觉就反应为“发凉”了。
    ☆ 大多数人认为他们每天用来说话的时间至少有1小时,但是研究显示,一个人真正在说话的时间远短于1小时,大约只有10分钟而已。一个人参与一场谈话的时间和他真正在说话的时间完全是两码事。通常我们谈话时,大多数句子只需约2.5秒的时间就可以说完。其实一场谈话中的其余大部分时间都被我们用来倾听、停顿、点头、耸肩等等。
    ☆ 赋予你的声音与众不同的特质的生理结构是鼻窦,它们的作用类似于回声腔。
    ☆ 科学家发现,当一个小孩子说话时,他(她)的两边嘴角是同时张开的。然而,当一个成人说话时,其右嘴角往往比左嘴角略早打开。但如果你试图面对镜子观察这一现象,结果一定是失败。因为当你对镜进行自我观察时会不自然,由此观察到的结果是非自然状态下的反应。
    ☆ 人类学家研究发现,人类的所有语音都是从咕哝声逐步进化而来的。
    ☆ 在10岁儿童中,存在语言障碍的男孩数量多于女孩。如果一个男低音的人用与一个男高音的人相同的语速朗读一个剧本的话,前者听上去会显得似乎比后者读得慢。
    ☆ 研究表明,当一个人撒谎时他的声调会略微提高。这是语音专家对大量法庭证言的录音材料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

快快关注怎缺网微信,一起加入我们!


上一篇:嘴唇的故事
本文网址:http://www.zenque.com/gushi/15315.html
下一篇:手的故事
·嘴唇的故事  2015-5-5 16:48:23
·犬齿的故事  2015-5-5 16:48:01
·舌头的故事  2015-5-5 16:47:21
·鼻子的故事  2015-5-5 16:46:31
·耳朵的故事  2015-5-4 13:0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