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乙贩布婚变案_历史故事

作者:怎缺网 发布日期:2014-8-28 13:28:42 【字号 】 浏览
    在河北省南部,吴桥县的连镇是一个买卖布匹的集市。住在这里的人,多半都作布匹生意。
    有个布贩张乙,经常贩布到处卖,一去就得两三个月才回来。他大约二十多岁,家里只有个老母亲。后来他娶了个媳妇,姓李,又娇懒又放荡,但夫妻两个感情还很好。
    结婚一个月后,张乙又贩布外出了。媳妇耐不住寂寞,便每天到邻家闲聊。婆婆劝她也不听,教训她几句,她还横眉怒目,甚至反唇相讥。
    有个武生,名叫许三,本在城里住,后随父亲到连镇开店,他父亲因为年纪大了,又有病,便把店铺交给儿子,自己在家里养病。
    许三没有父亲管束,便放荡了,喜欢交一些坏朋友,到处拈花惹草,而那些无赖见他家有钱,也助纷为虐。
    有一天,许三在路上遇到了李氏,见她长得漂亮,很是喜欢,便向无赖们打听她是谁家的女人。
    有人告诉他说:“她是我的邻居张乙的妻子,她丈夫贩布外出了,经常来我家游荡,可以用金钱引诱她。”
    许三听了很高兴,两人商量好便分手了。
    这人回到家里,便与妻子商量。
    他的妻子说:“这事不难,尸。要让许三冒充我的兄弟,等李氏来我家时他也来,我当面夸赞许家富有,来打动李氏。如果李氏不避嫌,我便借故走开,那事情就成了。”
    这人告诉了许三,让许三穿得漂漂亮亮来其家。
    刚好李氏也来了,见有生人,想避开,主妇说是她的兄弟,拉住李氏让她坐下。李氏偷偷看了许三一下,许三故意搔首弄姿,渐渐地还和李氏说笑,李氏红了脸不打腔。
    主妇说:“我的兄弟也不是外人,麻烦嫂子陪一下,我去准备酒菜。”
    李氏口里说自己要回家去,身子却不动。
    主妇出门,把门反着关了。许三马上搂了李氏求欢,李氏要他给衣服首饰,他都答应了。他们手拉手进入内室。交欢才完,主妇回来了。
    李氏羞愧得很,主妇说:“你如果想要我不泄漏出去,一定要长久与我兄弟相好,那我就像我的弟媳了,我怎么还会说出去呢?你如果不常来,我就要宣扬出去,到时你莫后悔。”
    李氏高兴地答应了。从此,两人经常在一起鬼混,许三也为李氏买了新衣,打了首饰,简直像真夫妻一样。
    李氏的婆婆见她穿了新衣,戴了首饰,问她是哪里来的,她说是娘家买的。婆婆知道她没有父母兄弟,非常怀疑,便暗暗访查。她知道了一点线索后,就不让媳妇出去。
    那李氏在家里骂鸡骂狗,闹得不安宁。婆婆受不了,等儿子回来后告诉了他缘故,要儿子把李氏休掉。张乙得了母命,不得已写了休书,李氏哭着离开了。
    李氏无家可归,就到许三那里埋怨他。
    许三说:“如今你可以长久作我媳妇了,不再受恶婆婆的气,你还不高兴吗?’ 于是为她安排了房子。
    他们相处了几个月后,许三渐渐供应不起,便去与无赖朋友商量,那些朋友都说:“她又不真是你妻子,有什么难办的?你就让她当娟妓,接客得钱,不但衣食不愁,而且要发财致富也不难。”
    许三高兴地答应了,便逼李氏为娟接客。李氏不干,他就用鞭子抽。李氏害怕鞭打,只得接客。
    张乙自从把妻子休了后,因是迫于母命,便负气离家,过了半年才回来,但心里还挂念着李氏。他打听到李氏当了娟妓,便偷偷地去看她。
    李氏一见前夫,痛哭流涕,后悔不已,并留他过夜,把休书还给了他。
    张乙回家,也不敢告诉母亲,感到为难,不知如何办才好。
    许三只知道李氏夜里接了客,还不知是她原夫。
    第二天去找李氏要宿钱,李氏拿不出。
    许三大怒,把她的衣服脱光,用鞭子抽。
    李氏受不了,便告诉了他实情。
    许三又去与无赖们商量,说:“危险了。她丈夫已拿回休书,如果告我强占他妻子,那怎么办?”
    无赖们说:“她丈夫是小生意人,一时还想不到告状,肯定还会来见她的。等他来时,我们埋伏在旁边,一起哄出来打,让他害怕逃走,可能就不敢再来了。”
    许三答应了。
    不久,张乙果然不死心,又来了。他才敲门,一群无赖就冲出来乱打。张乙假装被打死了,伏在地下一动不动。
    许三说:“坏了,本来只想吓他一下,怎么把他打死了呢?一定会害了我的。”
    众人一哄而散。
    张乙知道众人都走了,想爬起来,但遍体鳞务,浑身疼痛。
    他不敢回家去见母亲。于是爬到河边,乘船到了邻县,夜里去扣经商时住过的人家的门。
    这家主人认识他,一见,惊问缘故。张乙说是酒后与人斗殴,被人打伤了,自己也打伤了人,求主人为他请医治伤,还请求躲避一下。主人为他请来医生,伤好后,就与他合伙,贩布到长城外去。
    这时,连镇的河水浅了,芦苇中发现了具浮尸。亭长报到县里,县官发现其遍体鳞伤,好像是被人打死丢到河里的。尸体面目已被水泡坏,认不清是什么人。县官命令用棺材装了尸体,出布告让死者亲属来认尸。张乙的母亲好几天不见儿子回来,到处打听不到其下落。有人告诉她说河中发现尸体,可能是她的儿子。
    张母信以为真,就到县里告许三谋夺媳妇,杀死儿子。县官开棺让张母认尸,张母也认不清是谁,但报仇心切,她看见尸体右肩的衣服上有补丁,便说:“我的儿子是布贩,经常用肩找布,肩头衣服容易破,我曾用旧布作补丁,拿白线缝上。请老爷验一下,看有没有补丁?”
    县官于是吩咐洗清肩头一看,果然有补钉。便命令把许三和无赖们抓来,一审问,都认罪了。
    许三等被押解到上级官署了,许三的父亲看见儿子被判死刑,打算想办法救他。有人告诉他说:“那尸体认错了。张乙年轻,身材矮小;尸体身材高大。虽然尸体面目已经腐烂,但尸体嘴旁有一缕胡须,这是明显证据。”许光恍然大悟,马上上诉,并让儿子翻供。上级命令属下复审,但是一时无法定案,一拖就拖过了年。
    张乙贩布发了财,回家来见母亲。他母亲一见,又高兴又害怕。张乙问是为什么,张母告诉他误认尸之事,要他躲起来。
    张乙说:“不行。我本来没有罪,但如果让许三抵命,那我的罪就重了,我就一辈子也不敢回家乡了。我不如去自首。”他于是到县里自首,讲了经过情况。
    县官大吃一惊,便和他一起_去见上司,讲明情况。幸好犯人还未处决,便把许三放了,但他犯有通奸罪,革除功名,戴枷示众。
    张乙回家安居乐业,李氏也回来哀求婆婆收留,割了指头以示决心。从此改好了,夫妻团圆。

上一篇:县令明察_历史故事
本文网址:http://www.zenque.com/gushi/9214.html
下一篇:《艺文聚类》卷六《地部·石》秦皇石桥典故的由来及运用
·县令明察_历史故事  2014-8-28 13:28:20
·何七阴魂捕盗贼_历史故事  2014-8-28 13:28:01
·阳谷县周仓解冤狱_历史故事  2014-8-28 13:27:40
·百文敏巧断财产案_历史故事  2014-8-28 13:27:19
·杀鸡辩曲直_历史故事  2014-8-28 13: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