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胭脂雪》白怀、白简、韩若水、莫亮、秋爱川人物形象鉴赏分析

作者:怎缺网 发布日期:2014-11-12 21:21:00 【字号 】 浏览
传奇剧本,清代盛际时作,写一清官、一善吏惩处恶霸贪官,为善良人鸣冤雪恨的故事。剧情曲折离奇。京剧《胭脂宝褶》即据此改编。见《古本戏曲丛刊》。
白怀
作品中的主要人物,是一位诚朴练达,乐善好施,又深谙世故,巧于周旋的衙门皂隶。贫民韩若水为还清富豪莫亮家钱债,随人出外建房砌街。谋生归来,听莫家奴仆告知女儿已被抢进莫家,他十分惶恐,急忙凑银还债。莫家仆人见其行囊中有半面破镜,正是莫家失窃之物,遂不由分说将其送入大牢,诬其通匪,欲行暗害。白怀了解到莫亮家财实为铁岭山义军劫去,破镜是若水在山中做工时偶然捡得。贪官真瑞图受了莫家巨额贿赂,立意害死若水。白怀先是拒绝出示“病呈”,破坏了贪官以病死为由暗害若水的企图;接着又抓住贪官接受莫家贿赂的把柄,旁敲侧击,迫使县官做出了让步。白怀有一子名简,是个本分的读书人。白怀为让他进取功名,将全部积蓄凑足五百两银子,托在京城开茶馆的妻侄替其纳了粟监。元宵佳节,白简在茶馆吟诗题壁,恰好被微服私行的皇帝看得。龙颜大悦,特赐白简进士出身,授以廉访御史之职。白简行至河南,微服进入市中,被偷儿盗走官印,几经辗转,官印恰恰落入赃官真瑞图手中。白怀得知此情,星夜找到因失印而懊恼的儿子,巧设计谋,让白简趁衙后失火之机,把空印匣交付真县令保管,迫使糊涂县令将官印放入其中。而后白简升堂,审理冤案,惩治了富豪莫亮,释放了蒙冤负屈的韩若水等人,百姓俱各称庆。
白简
作品中的主人公。洛阳县衙皂隶白怀之子,一位出身微贱、诚恳善良、重情履义的正直书生。白怀为让其子读书成名,将全部积蓄凑出白银五百两,托在京开茶馆的内侄周一庭为白简纳了个粟监。白简辞别老父,带上老苍头赴京就读。行至铁岭山,被啸聚山林的绿林好汉擒至大营。义军首领赛虬髯见白简敦诚朴实,以心爱的裘衣“胭脂雪”相赠,促其上京。分手之际,赛虬髯嘱托白简护送被救上山的贫女韩青莲返回原籍。白简虑及青莲系义军从同县富豪莫亮宅中救出,今番送其返故乡,不仅她有可能被莫家以抵债为由重行抢走,而且自己也将引火烧身,被莫家诬以通匪罪而告官。于是白简老仆见义勇为,亲自把青莲送至邻县妹妹家。白简主仆二人舟行河上,出外谋生的的青莲之父韩若水与同村好友秋爱川请求搭船,又因手中乏资,遂将在铁岭山上捡到的两半铜镜取出一面,交与白简。白简认出此镜乃明代宝镜,遂带在身边,以便寻找机会交还物主。元宵佳节,白简在茶肆吟诗题壁,恰好被微服私行的正德皇帝发现,两人谈论天下大事,十分投机。夜深天寒,白简以“胭脂雪”赠帝御寒,正德帝龙心大悦,特赐白简进士出身,授官廉访御史,按察各地。他行至河南,听秋爱川唱出韩家冤情,正想出铜镜奉还,不料宝镜和官印已被偷儿盗去。正在白简因遗失官印而忧心如焚时,白怀奉县衙之命前来探问,告知儿子所失官印已被寻回,由秋爱川交与了贪官真瑞图。于是父子定计,借衙内失火之机,将空印匣交付县官保管。白怀又巧妙提醒印匣已空,迫使糊涂县令把官印放回匣中。白简升堂审理冤案,惩治了侵暴乡里的富豪莫亮,释放了蒙冤负屈、险些儿丧命的韩若水等人,经归顺朝廷的赛虬髯撮合,白简与韩青莲缔结良缘。
韩若水
作品中的主要人物,是一位清贫自守,乐于助人,却饥寒交迫,屡遭磨难的穷苦市民。他曾借同乡富豪莫亮家二十两银子,不上几年,利钱竟高达百两以上。若水无力偿还,只得与近邻秋爱川结伴出外建房砌街。若水刚刚离开家门,莫亮便遣恶仆闯入韩家,以抵债为名,抢走若水独生女儿青莲,强逼为妾。青莲誓死不从。铁岭山义军首领赛虬髯闻听莫亮刻剥百姓,家财万贯,遂星夜下山,将莫家一应浮财洗劫一空,青莲亦被义军救上山寨。若水与秋爱川被诓入义军山寨,建房修路,得到一份数量可观的赏银,并捡得义军自莫家搜出的一面铜镜。返家途中,若水与爱川搭乘入京就读的书生白简所雇的客船,以半面铜镜作为船资给了白简。若水刚一回乡,就碰上莫家恶仆张旺,张趁势劝逼利银,并以不还清欠债即不放还青莲相要挟。当他看到若水行囊中有半面铜镜时,当即揪住若水扭送县衙。县官真瑞图受莫家五百两白银贿赂,立意要将若水害死狱中,多亏富有侠义心肠的皂隶白怀暗中救护,若水才幸免一死。后来,白简得官廉访使,按察河南,才审清了冤案,惩治了横行乡里的富豪莫亮,救若水等贫苦百姓出狱。
莫亮
作品中的主要人物,是一个横行乡里,欺压良善,草菅人命,贪淫成性的富豪恶绅。贫民韩若水曾借过他家二十两银子,几年功夫,单是利银就还了一百多两。他听仆人说韩若水独生女儿青莲相貌出众,就遣恶仆以抵债为名将其抢入家门,要强逼为妾,青莲宁死不从。这时聚义铁岭山的绿林好汉听说莫亮罪大恶极,家中浮财如山,遂密令一彪人马飞速下山,把莫家的不义之财洗劫一空,并把韩青莲救上山寨。韩若水在义军山寨做工还乡,听莫家恶仆张旺告称女儿被抢,立逼交银赎人,韩若水把所得工钱尽数拿出,张旺在若水行囊中又看到半面铜镜,认出是莫家所失的祖传“比明”宝镜,遂不论情由,将若水扭送县衙。莫亮情知若水女儿已被义军救走,担心韩家找他要人,便用五百两白银贿赂县官真瑞图,要他派人把韩若水害死狱中。这时亏有行侠仗义的皂隶白怀暗中照应,韩若水才幸免一死。后来,白怀之子白简得官廉访使,按察洛阳,恶贯满盈的富豪莫亮才受到了惩办。
秋爱川
作品中的重要人物,是一位知恩必报,行侠仗义的城市贫民。他与韩若水比邻而居,友好相处。爱川卧病在床,若水常常送饭送药,关切备至。爱川为感若水之恩,带他外出建房砌街。他们在铁岭山帮工时,得到一笔工钱,拾到一副铜镜。刚一回村,若水所藏的那片铜镜就被莫亮家恶仆发现,诬指韩若水通匪行窃,扭送入官。秋爱川为寻找另一面当作船钱给了人的铜镜,走村串户,卖唱街头。在船上接到秋爱川所送的半面铜镜的书生白简,知道这是“比明”宝镜,便一直将它带在身边。白简得官廉访使,按察河南时,在新桥听秋爱川唱曲儿,知韩家因镜招祸,正待交还宝镜,却意外地发现铜镜连同官印已被小偷窃走。秋爱川心急如火,到处询问,终于从寄居此地的韩若水之女青莲处寻出官印和宝镜。秋爱川为救若水遂将官印和宝镜带回,交与了洛阳县令真瑞图。不料与莫家早有勾结的赃官又以通匪罪把秋爱川投入大牢,直至白简在父亲帮助下找回官印,升堂问案,秋、韩两家冤案才得以昭雪。在世情浇薄的腐朽制度下,作品塑造出秋爱川这样一个有古道热肠的侠义之士,恰为一盏暗夜中的明灯;给挣扎在漫漫长夜之中的穷苦百姓以希望和慰藉。

上一篇:《党人碑》刘逵、谢琼仙、傅人龙、刘铁嘴、安民、琴儿人物形象鉴赏分析
本文网址:http://www.zenque.com/news/12020.html
下一篇:《罗衫记》苏云、郑氏、徐能、徐用人物形象鉴赏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