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蒲松龄故事

蒲松龄故事

蒲松龄是我国清代著名的文学家,山东淄川人氏。60年代,路大荒辑成《蒲松龄集》(上海中华书局,1961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对蒲松龄的研究广泛展开。1980年,山东大学成立蒲松龄研究室,编辑了《蒲松龄研究集刊》,并发起召开了全国第一次蒲松龄学术讨论会。殷孟伦、袁士硕于1984年出版了《聊斋诗词选》,该书为研究和学习蒲松龄诗词,提供了重要参考资料。山东大学编写的《聊斋志异戏曲集》、《聊斋志异说唱集》、《聊斋俚曲选》,也分别对《聊斋志异》的戏曲、诗文、俚曲和杂著进行了研究。

蒲松龄简介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山东淄川(今淄博市淄川区)人。他的祖辈多为儒生,可谓书香门第。至其父蒲槃时,家道中落,弃学经商。
    蒲松龄自幼家居从父读书,天资聪慧。19岁应童子试,“以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文名籍籍诸生间。”但此后却功名蹭蹬,久困场屋。由于分家后“家贫不足自给”,他于康熙九年(1670年)秋,去同邑友人、江苏宝应知县孙蕙门下作幕僚,足迹到过扬州,得以更广泛接触社会实际。第二年返乡坐馆,从康熙十八年(1679年)开始在本邑西铺村毕家设帐,在这里结识了名位显赫的王士祯,直到30年后才撤帐还家。康熙五十年(1711年),他71岁成为贡生。四年后病逝,享年76岁。
    蒲松龄一生读书、教书、著书,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儒生。他几乎一生生活在本乡故土,过着贫困的生活,对社会的黑暗和人民的困苦有比较深的体验。又生性耿直,不阿权贵,敢于仗义直言,为民请命,加上怀才不遇的遭际,使他对社会人生充满了牢骚和不平。《聊斋志异》是他惨淡经营四十余年的心血结晶,其中凝聚着他的愤懑、理想、志趣和人格,既是一部“孤愤之书”,又是一曲理想之歌。蒲松龄勤奋好学,著述甚丰,《聊斋志异》而外,还写了通俗俚曲14种,戏3出,杂著5种,文450余篇,诗1200余首,词百余首。

蒲松龄故事

    赶考风尘 赶考路上 三冠童子试 蒲松龄小时候的故事 刘孺人之死 乡饮介宾 画像 蒲松龄与王渔洋 蒲松龄巧戏潍县士绅 《聊斋志异》自志 巧劝兄弟 祭穷神 蒲松龄对句 王渔洋除奸 计惩歹徒 森森堂 代葬人 粜粮 蒲松龄的狐狸情缘 桃花山联句 青云寺对句 蒲松龄巧对二进士 蒲松龄拉坟 青云寺访友 蒲松龄打嗝 吃半鲁 弦歌衷情 粗毛野兽石先生 蒲松龄智劝不孝儿 西铺设馆 险遭狐精 巧戏富家子 蒲松龄晒肚皮 蒲松龄宴席戏乡绅 越幅被黜 留仙之死

蒲松龄的主要成就

    松龄除著《聊斋文集》、《聊斋诗集》外,功在《聊斋志异》一书,书十六册,今传本收录四百九十多故事,相传他作此书时,为搜天下奇闻怪说,曾设烟茗于门前路边,强邀行人讲述异闻,积二十余年方成此书。作家一生处贫,长期生活在淄川蒲家庄,西铺一带,熟悉农村生活,同情人民疾苦。平生孤愤,胸中块垒,借所撰《聊斋志异》得以反映和表达。虽借花妖狐鬼之形,抨击的对象却是当时封建社会的黑暗和腐败,揭露的是陈腐的科举制度。松龄热心于民间通俗文艺,撰《聊斋俚曲》、《历字文》、《日用俗字》、《农桑经》等以及《省身录》、《怀刑录》。据考,通俗小说《醒世姻缘传》亦有可能是蒲松龄所作。
    蒲松龄的不朽名声来自那部现在已是家喻户晓的文言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这也许是他生前根本没有想到的。传说,蒲松龄常设茶烟于道旁,“见行者过,必强与语,搜奇说异,随人所知”,遇上奇闻,便记录下来。据蒲松龄《聊斋志异序》自称:“才非干宝,雅好搜神;情类黄州,喜人谈鬼。闻则命笔,遂以成篇。”也就是说,《聊斋志异》中的故事并非蒲松龄的虚构或创作,而是他笔录的各种传说和传闻。“志异”就是记录怪异的意思,这是古代笔记小说的一个传统,宋代编纂的《太平广记》就收录了五代以前的许多志怪小说。但在蒲松龄前,志怪小说多是故事梗概的记录,而在蒲松龄笔下,却极尽渲染之能事,即使许多人鬼幽会的情节,也细微曲折,摹绘如生。这就是蒲松龄的本事。他用唐人写传奇的方法来写志怪小说,故能使简单的情节变成娓娓动听的故事。有趣的是,当《聊斋志异》广为流行后,清代著名学者纪晓岚却不以为然,说:“小说中的那些细节,如两人之间的卿卿我我,作者写得惟妙惟肖,他是从哪里知道的?”这种疑问,现在看来固然很可笑,但在当时,却不足为奇,因为许多人尤其是正统文人,是将小说当做“实录”的。纪晓岚就以这种“实录”的笔法编写了一部《阅微草堂笔记》,当时很流行,现在也还有读者。《聊斋志异》是一部“奇书”,它的魅力来自那些离奇的狐鬼花仙故事。有些人希望在这些鬼故事中发掘出所谓社会意义,如揭露、影射、批判等,这是非常煞风景的事。鬼故事就当鬼故事来读。即使蒲松龄自称《聊斋志异》为“孤愤之书”,有所谓“寄托”,但数百年来,读者喜欢的却是那些狐鬼花仙故事所带来的令人毛骨悚然而又新鲜刺激的感觉。读《聊斋志异》,应该是一个人在深山的古庙或郊外的茅屋中,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如果在电灯下,在高楼大厦的居室中,是难以读出感觉的。当年,蒲松龄的山东老乡、著名诗人王士禛曾为《聊斋志异》题词:“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时。”

蒲松龄故居

    清代文学家蒲松龄故居。又名聊斋。位于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蒲家庄正中央。由三个院落构成。前后院有两道八棱门相通,后院三间正房,即为聊斋,系蒲松龄出生之地。房东为碑廊,屋内正面墙上,悬挂蒲松龄画像。现辟为蒲松龄纪念馆,陈列蒲氏遗物。庄东门之外有柳泉,又名满井,井东北建有茅亭,蒲松龄曾在此设茶款待行人,并搜集创作素材,他自号“柳泉居士”,亦源于此井。
    位于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原为淄川县)蒲家庄,是中国17世纪著名作家蒲松龄(1640-1715)的出生地和生前居住地。1954年扩建为纪念馆,由蒲松龄故居、墓园和蒲氏生前在其附近收集写作素材的满井(柳泉)组成。蒲家庄本是一小型农民村落,系蒲松龄先祖约于明代中期白今辽宁移居于该地而逐渐形成。庄的四周筑有土夯围墙,东、南、西三向开有城门式庄门。蒲氏故居位于庄的中部街北,新中国成立时已经残破,1954年政府拨款依原貌修复,以后不断扩建。故居临街建有屋顶式大门,由相连的南院、北院和西院组成,建筑简朴坚实,具有旧时北方农家居室的典型特征。北院正房三间即聊斋,蒲松龄即出生于此室,后来家居、写作、待客也多在此。现室内陈列有蒲氏74岁时的写真像,像的两侧悬有郭沫若的手书联语:“写妖写鬼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还陈列有蒲氏生前使用的桌、椅、床、几、砚台、手炉、烟斗、石景等,均极俭朴。西院为新建的接待室和陈列室。陈列室内陈列有蒲松龄的部分手稿,代表作《聊斋志异》的中外文近三十种版本,还有历代传抄的蒲氏所著诗、词、里曲、杂著等多种稿本,以及合编出版的《蒲松龄集》。并有以《聊斋志异》为题材改编的戏曲、连环画等众多通俗出版物。当代著名文人郭沫若、沈雁冰、田汉、老舍、丰子恺、刘海粟、臧克家、李苦禅等为蒲氏纪念馆所亲作的诗、画等,也多陈列于此。
    蒲家庄东面500米许,有蒲松龄墓园,古柏数十株掩映其上,坟丘高约一丈。1949年后在墓前建有四角形砖结构碑亭一座,内嵌清雍正三年(1725)张元撰《柳泉蒲先生墓表》石碑一方。“文革”中,此碑被毁,墓亦被破坏,现均依原样修复。庄东百余步沟底农田间,还有蒲松龄用以为号的柳泉一眼,即当年的满井。据记载,蒲氏在世时,井水常满,外溢成溪,周围柳树百株,环合笼盖。井边原有道路,蒲松龄常设茶于此,招待过往行人,搜集创作素材。现在,墓园和满井均辟为观赏景点。
    清代民居建筑。位于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1938年遭日军焚毁,1954年人民政府修复。坐北朝南,院落前后四进,西有侧院,门楣上悬挂郭沫若题写的匾额“蒲松龄故居”。北院正房三间,为蒲松龄诞生地,也是其书房“聊斋”。为砖石、土坯结构的普通民房,木棂门窗,东西两厢,茅檐低小,狭窄简陋。南院有平房两间。故居东100米建聊斋园,园内有蒲松龄艺术馆、狐仙园、石隐园、满井寺、观狐园、柳泉、松龄墓园、聊斋宫等。2006年5月25日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蒲松龄研究

    蒲松龄是我国清代著名的文学家,山东淄川人氏。60年代,路大荒辑成《蒲松龄集》(上海中华书局,1961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对蒲松龄的研究广泛展开。1980年,山东大学成立蒲松龄研究室,编辑了《蒲松龄研究集刊》,并发起召开了全国第一次蒲松龄学术讨论会。殷孟伦、袁士硕于1984年出版了《聊斋诗词选》,该书为研究和学习蒲松龄诗词,提供了重要参考资料。山东大学编写的《聊斋志异戏曲集》、《聊斋志异说唱集》、《聊斋俚曲选》,也分别对《聊斋志异》的戏曲、诗文、俚曲和杂著进行了研究。
    对蒲松龄研究涉及的主要问题有:(1)蒲松龄生平研究。蒲松龄大半生做塾师,经历比较单纯,大体轮廓比较清楚。为深入认识蒲松龄其人,山东大学袁世硕等作了一系列横向考察,并撰写了《蒲松龄与王士禛》(《文史哲》1980年第6期)、《蒲松龄与张笃》(《柳泉》1980年第2期、《蒲松龄研究集刊》第3辑)、《蒲松龄在西铺毕家》(《蒲松龄研究集刊》第4辑)等文,揭示了蒲松龄生平事迹、处世态度以及有关《聊斋志异》创作和早期在社会上传抄的一些具体情况和问题,为撰写蒲松龄评传提供了必要的依据和丰富的素材,对评论《聊斋志异》有一定的参考价值。(2)蒲松龄的族籍问题。这是个早有异说、近年又发生争议的问题。蒲松龄的民族归属大致有四说。一说为回族,此说最早见于罗香林(国外)的《蒲寿庚研究》一书;一说为女真族,苏兴(东北师范大学)的《蒲松龄的远族约为女真族》(《蒲松龄研究集刊》第4期)集中代表了这一观点;一说为汉族,蒲泽(山东淄博)的《谈谈蒲松龄的民族成分问题》(《沈阳师范学院学报》1985年第1期)即持此说;山东大学的路大荒在《蒲松龄传略》(《前哨》1957年第1期)中认为,旧时淄川蒲姓中有为蒙古族之说。
    近来,袁世硕正积极撰写《蒲松龄生平著述丛考》。该书由17篇文章构成,现己单独发表7篇,将由齐鲁书社出版。此类考论文章,在蒲松龄研究上有多方面的开拓和创新,受到国内外蒲松龄研究者的好评。